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理论研究

新法实施 民办教育进入“空窗期”?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9-8 点击数:562

 91日,新版《民办教育促进法》生效。这部法律最终明确分类管理的原则。国内原有的以及新建的民办学校,都必须选择登记营利性非营利性的类别,以对应不同的税收、土地供应等政策。身为深圳博纳国际学校创始人,陈晓民想尽快弄清楚相关程序,以推动学校的登记转型。

  营利性,意味着能够名正言顺地获取办学收益,被市场视为民办教育领域向资本开闸的信号;非营利性,则表示民办学校获得的政策扶持向公办学校看齐,但重新选择后举办者不再拥有学校资产的权属。不过,民办学校的这道选择题要真正落实到实处,必须期待《民办教育促进法》的配套文件和实施细则。

  当前的情况是,国家层面已陆续出台若干份细化的配套文件,超过十个省份正编制地方层面的操作细则。但从公开的信息来看,分类管理的部分问题仍未明确。许多民办学校举办者仍在等待和纠结之中;而资本和有意投资的企业,多数还在观望。

  多名民办教育研究者预测,接下来将还有国家层面的配套文件出台,而地方细则也将越加明确,民办教育将进入一个过渡期或空窗期。这段时间或在五年左右。

  过渡期到来

  新版《民办教育促进法》最受关注的修改是确定分类管理的原则,即将原有的与新建的民办学校区分为营利性民办学校非营利性民办学校。这两种类型的学校对应不同的收费、税收和土地供应办法。

  营利性民办学校这一概念的出现,被视为在法律的层面上民办教育领域向资本的开闸

  修订前的《民办教育促进法》虽提及合理回报,但相对模糊。新版《民办教育促进法》生效后,非义务教育阶段的民办学校,可名正言顺地获取和自主支配办学收益。据201612月出台的《民办学校分类登记实施细则》,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登记为事业单位或民办非企业——这与原来的民办学校登记办法一致;而营利性民办学校则需要到工商部门登记为企业法人。

  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认为,分类管理将明确产权归属。这相当于法律打开资本进入民办教育领域的闸门

  从近些年的动态来看,资本市场对民办教育已在摩拳擦掌。勤上光电等若干上市企业陆续跨界并购教育机构;而广州证券旗下教育资产证券化项目已成功融资。

  举办国际学校的陈晓民也表示,他希望(他的)学校能够与资本进行承接,以求得进一步的发展。

  新版《民办教育促进法》91日生效,并不意味着就能在91日正式在实际过程中实施。广东省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张铁民说道,民办教育将进入新法律明确、而又未正式实施的空窗期、过渡期。

  张铁民表示,新版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固然承认举办者可获取利益,吸引资本关注,但分类管理是否使民办学校的运作更加顺畅,目前配套文件和地方细则并没有完全明确。因而,资本更多还在观望。

  新版的《民办教育促进法》通过后,国务院以及教育部等部委陆续印发《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若干意见》)、《民办学校分类登记实施细则》和《营利性民办学校监督管理实施细则》。这三份文件进一步明确了两类民办学校的扶持和奖励办法、法人登记类别以及管理措施。不过,之后的大半年时间内,都鲜见类似的配套文件和操作细则。

  最近的进展是,94日发布的《关于营利性民办学校名称登记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规定营利性民办学校的毕业证书不必带公司等字样,解答了某些民办学校的疑惑。

  但关键的问题还未得到明确。张铁民预测,未来至少要有两份重要文件出台,一是专门针对民办教育的税收文件,界定不同类型学校、不同阶段学校的税种和税率;二是修改后《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下称《实施条例》),将为地方制定细则界定更清晰的原则。

  813日,教育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王大泉在北京一场研讨会上透露,《实施条例》方案初稿已经完成,开始在各部门走程序。与此同时,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当前已有辽宁、吉林、湖南、广东等十余个省份正在推进民办教育地方细则的制定,若干省份已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张铁民等数位学者预计,考虑到地方细则制定和学校调整的步伐,前述的过渡期空窗期,预计在五年左右。

  等待未来的细则

  在新版《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语境中,身份涉及到不同的扶持和奖励待遇”——这直接影响着民办学校的成本构成和未来规划。

  王大泉透露,新版《民办教育促进法》已将奖励和扶持政策授权予地方制定细则,《实施条例》不再涉及。

  由于操作细则还没有完全明确,部分学校面对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这道选择题时,依然还是犹豫不决。

  依照新版《民办教育促进法》及已公开的配套文件,营利性民办学校和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在奖励方面差别不大。但在扶持方面,两类学校却有很大差别——更强调公益性质的民办学校获得扶持政策的明显倾斜。这种政策差异,增加了民办学校转向营利性的成本风险。

  营利性民办学校获得的好处,不仅在于能对接资本,而且还能自主确定学费标准。以一线城市广州为例,该市已在开学前夕出台新版《民办教育促进法》的配套收费政策。这项政策提出,营利性民办学校收费实行市场调节价,具体收费标准由民办学校自主确定。非营利性民办学校,通过市场化改革,逐步实现市场调节价。相比之下,营利性民办学校拥有更大的自主权。

  但是,营收的增加也可能意味着风险的增加。在市场化身份转正的同时,营利性民办学校也将失去不少政策的加持,比如税收的优惠和土地供应的优惠政策。

  《若干意见》明确,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享有同等待遇,按照税法规定进行免税资格认定后,免征非营利性收入的企业所得税。而营利性民办学校并没有此类规定。

  在土地供应方面,非营利性民办学校采用划拨方式供应土地,而营利性民办学校要获得土地,则需要通过招拍挂流程。这也意味着,民办学校很有可能需要补缴土地出让金。正在征求意见的吉林省的细则草案,提及营利性民办学校需要补交土地出让金,而辽宁省的细则草案则提到,营利性民办学校申请该表土地用途,政府要收回重新评估定价供应。

  张铁民认为,《民办教育促进法》在修订过程中争议较多,做了多次修改,地方细则也很可能综合多种意见进行较大幅度改动。眼下谈论新法影响为时尚早,但营利性民办学校的收益和风险双增加的可能性很大。

  相比之下,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享受的待遇变化不大。但是,一旦选择登记为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后,经过清偿,该校资产的权属将不再属于举办者个人。这对过去个体户办学的思维是一大冲击。

  特殊的情况是兴办初中、小学的民办学校。新法规定不能兴办义务教育阶段的营利性民办学校,一些从幼儿园到高中一贯制学校,则有可能面临分拆的局面。

  泉源创新中心研究员王磊说,(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如何选择,要看未来具体的地方细则。

  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的操作中,一些民办学校通过VIE模式,即海外设立企业代管学校后勤、餐饮等业务,实现办学收益向企业转移。新法实施后,这种方式是否还行得通,尚不明确。

  吕森林认为,VIE就是将非营利的民办学校资产转移,未来操作难度会很大。现在VIE模式的优势已不那么明显。因而,一些使用VIE模式的企业也逐步在拆解VIE模式。

  如何抉择,许多民办学校还在等待未来的细则。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文共1页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马开年 责任编辑:马开年

上海市民办教育协会  版权所有 ©2012-2014

地址:上海市凯旋路30号  电话:021-33728528  邮编:200042

投稿邮箱:13501745136@163.com mbeduxgc@163.com 

本网站由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民办教育研究所承办

当前在线人数:234;累计访问人数:10203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