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协会新闻

董圣足:义务教育启动“供给侧改革”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8-6 点击数:9411

义务教育双减工作正在逐步推进。近日中办国办印发了相关文件,教育部也发出通知,进一步明确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学科类和非学科类的范围。通知称在开展校外培训时,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地理、数学、外语、物理、化学、生物按照学科类进行管理,体育艺术学科以及综合实践活动等按照非学科类进行管理。通知要求各地要严格按照国家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进行审核把关,加强日常监管和监督检查。一系列双减政策出台释放了哪些信号?校外培训为什么要分学科类和非学科类进行管理?

主持人:今天走进演播室的嘉宾是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民办教育研究所、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长、上海市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董圣足,董老师您好。
    董圣足:主持人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最近大家都很关心双减的一个政策文件的出台,包括今天细则也跟着出来了,都觉得政策文件出台之后感觉非常重磅,非常重要,在您看来文件能够改变目前教育的现状吗?
    董圣足:是的,这一次双减文件发文的规格非常高,它是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文,经过了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同意。从源头上治理学生的校内负担和校外负担过重的问题,进行了一系列的系统设计。力度之大,措施之完备,是历年类似文件少见的。
    主持人:您刚才讲的从源头上怎么理解?从源头上如何进行治理?
    董圣足:这次重在从校内方面下功夫。文件一共八个部分,三十条中着力在学校内部的一共有十六条。从内外同时治理,涉及培训机构的有七条,它不是单纯就某一方面来实施治理,是从校内到校外、从课堂到课外同步推进。所以说这是从源头上、从根本上综合性的治理。
    主持人:很多人现在更多关心的是校外培训,实际上从文件当中,校内的部分可能占了更大的一个比例。先来说说校外培训机构,今天也有相关校外培训的通知,明确分成了学科类和非学科类。我们看学科类的,包括了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地理、数学、外语包括英语、日语、俄语、物理、化学、生物,这个是按照学科类进行管理,对涉及以上学科国家课程标准规定的学习内容进行的校外培训,均列入学科类来进行管理。再来看非学科类都是哪些,包括了体育或者是体育与健康,艺术或者是音乐美术学科以及综合实践活动,含信息技术、教育、劳动与技术教育等等,按照非学科类来进行管理。
    大家的第一个疑问是把语文、英语这些都划作了学科类,但是如果校外培训机构去进行培训,比如说诗歌、散文、英语戏剧,究竟算在哪一类?会不会出现打擦边球的情况?
    董圣足:在讨论学科主要划分的时候,是根据考试学科。如果说纯粹只是诗歌类,是属于艺术或者说属于素质类的,当然不算是学科类。但是如果是冲中考或高考,那么这个就属于学科范围。这次讨论中争论比较多的是外语,刚开始界定为英语,后来在调查当中发现一些地区日语、俄语也是可以替代高考,所以就扩大了学科界定的范围。主要依据是否参加升学考试以及跟升学相关延伸的也列入到范畴里面来。
    主持人:实际还是看培训内容到底是不是指向考试的,还是只是日常素质类的内容。
    董圣足:这里面也要有一个甄别,这次九门学科中把美育、体育和劳动没有放在里面,它主要是着力于素质教育的提升,放在了非学科里,所以不是一个严格的学科分类,是从双减的角度进行区分。
    主持人:学科类的未来会有哪些具体政策?比如学科类的要如何开展培训?还是说以后校外学科类的就不许做了?
    董圣足:这是误解。因为中央双减文件当中对学科类的培训,肯定是要大力规范的。总量要压缩,但并没有说要把所有的学科类的机构都要关掉。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等等以及中央双减文件的规定是“法定的节假日、休息日、寒暑假”这是不能进行集中性的学科类培训的,但是周一到周五三点半或者五点半到八点半之间,还是允许的。所以说双减文件当中一个主要的提法,叫三提三减。“三提”是提高校内的教育教学质量,提高教师的教学育人水平,同时要提高校内的课后服务能力。“三减”是减少学科类的培训时间,减少收费,同时还要减少学科类培训机构的总量。
    主持人:不能利用周末这样集中的时间开始培训,大家又一个担心就出来了。不开展集中,但比如一对一的,安徽黄山就有一条新闻,当地教育部突击行动,别墅里发现老师给学生进行补课,这种比较隐秘的一对一,包括前两天我看朋友圈培训机构将来不搞培训,开书店卖书只卖教辅图书,所有人员不是售货员,都是书籍的讲解员,一对一的进行讲解。培训机构会有各种各样的擦边球,包括在暗地里做培训的情况。
    董圣足:我们注意到了类似的报道,同时我们前期也配合相关部门做了梳理。一对一家教由来已久,不论什么时候都没有消失过,随着形势发展又出现了新的变体。对于这个问题要客观的看待,正如前面分析,的确是校内本身的主阵地功能还需要进一步的完善,校内的教育差距客观存在,所以从某种角度,家长出于培优也好,出于补差也好,有这样个性化的培训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新的情况下,我们特别提防的是把一对一家教变成一种常态化、扩大化。我们也关注到有的线上和线下的机构,从原来的阵地战变成游击战了,这个是当前要重点规范的领域。
    从2017年9月1日开始,新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已生效。学科类培训、文化类培训一概都纳入了前置许可审批。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从事学科类的补习活动,无论是个体还是集体,无论是线上线下的,都要事先取得许可证,所以说我们现在要分析目前的很多一对一家教,可能是无证无照的经营行为。从2017年6月国务院出台的《无证无照经营行为处置办法》是属于要规范、要取缔的。
    主持人:比如说大学生一对一的家教进行课程类的补课,周末的时段就有可能牵扯到您所说的没有经营许可,所以是不能够进行补课的。补课的也是违规行为。
    董圣足:从法理上讲的确是这样。如果我们将来允许教育培训机构可以以个体或者合伙形式存在,那么理论上大学生有教师资格证,他是可以开展培训的。但是我们现在对于民办学校、校外培训机构一概都视同法人审批的,所以必须得取得法人资格,才能够开展类似的经营活动。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了由于原来校内的不足,才会导致校外的培训机构这么多,包括课业上的培训以及非科学上的培训。要遏制住培训机构,是不是反过来校内本身您刚才说的“三提”必须把它提上去,怎么提?提哪些内容?
    董圣足:这个也是十九届五中全会和《国家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纲要》着重构建高质量的教育体系的要求。从义务教育角度来讲,是推动义务教育的均衡化、均等化和城乡一体化发展,着重要把区域的差别,城乡的差别和校际的差别要加以缩小。在这方面上海做的比较好。但是客观讲还是存在一些差距,这次文件的着力点要进一步把差距缩小,我们很高兴看到早几年上海已经有了一些比较系统的部署,包括示范性高中名额50%以上都平均分配到各区的每一所初中学校,将来这个比例根据中央的部署还会提高。同时从去年开始,公民学校同招,而且是摇号入学。将来对义务教育阶段而言,实际上机会更加均等,使家长所谓的刚性需求有所减少。同时随着托管服务的推出,随着校内的课后服务、素质教育的推行,会使得很多家长的消费需求更加回归到理性位置。更重要的是同步推进校外的治理,使得校外培训机构供给侧加以压缩,这样就可以使得一些所谓的剧场效应得到有效的遏制,所以要多种渠道、多管齐下,才能够把这个问题更好的解决。
    主持人:谢谢董所长走进我们的演播室,帮我们做这些分析。

 

(以上内容根据“看看新闻”7月30日报道内容进行的文字整理)
   (民教文摘)

本文共1页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马开年 责任编辑:马开年

上海市民办教育协会  版权所有 ©2012-2019  沪ICP备13044383号-1

地址:上海市凯旋路30号5号楼  电话:021-33728528  联系人:黄老师 邮编:200042

投稿邮箱:13501745136@163.com mbeduxgc@163.com 

当前在线人数:288;累计访问人数:34575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