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理论研究

赵会军 赵硕 陆雪丽:德国着力推进中小学教育数字化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4-4-19 点击数:2282

 

当前,数字网络教学以其跨越时空的便捷性,正成为德国中小学教师开展教育活动的重要方式之一。为推动数字技术赋能教育发展,德国联邦政府加大力度支持各州中小学的数字化发展,为教师购置数字设备,对学校数字化管理人员进行培训。2023年,德国建立了面向中小学的数字化教育平台和数字化中心,旨在确保所有学校都能尽快连接到高速互联网、所有教师都能应用合适的数字化设备来上课。

改进中小学数字化设施、家校协作系统

2019年,德国中小学校配置的平板设备和智能手机只够1/3以上的德国中小学生使用,而且还不能确保在各所学校中都能进行应用。德国媒体教育研究委员会对德国中小学生的电子化设施配置情况开展调研,结果表明,80%的德国中小学生目前在学校和家里使用台式电脑或笔记本进行网上学习,即这些中小学生具备了可用于数字化教学的硬件设施。另有20%的中小学生认为自己不具备独立操作的电子化硬件设施。这使得德国中小学生在学校或家庭使用数字化设施相对受限,中小学生数字化利用率有待提高。

为确保在校上课的学生有足够的数字化设备,德国联邦政府给予中小学校一定的资金补助,在一定程度上有效缓解了部分学校购买数字化教学设备的成本压力。德国教育协会还提议,教育部门统一集中采购数字化硬件设备,直接提供给全国中小学校应用,以便大幅度减少教师、学生使用不同操作系统产品的软件兼容问题,也能够减少学生之间对软硬件设备优劣的攀比现象。

此外,数字化学习协作系统成为德国中小学家校交流协作的一种主要工具。该系统主要是利用校园电子邮箱等渠道进行学校同师生、家长的远程互动。疫情期间,这一学习方式成为推动教育数字化的重要路径。目前,德国中小学校虽然恢复了线下教学,但依然保持着家校间交互式数字化交流,多数家校合作学校依然采用电子邮件、社交软件等完成家庭教育指导和管理。不可否认的是,德国中小学教育数字化也受到学生家长的教育背景、社会支持水平和家庭经济条件等各种因素的制约。部分学生家长担心由于自身教育经历不足,无法辅助子女学习,以致居家学习效果不佳。此外,在数字化教学设备方面,有经济困难的家庭也存在硬件设备不足的问题,这也是德国在中小学实施数字化学习协作教育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加强中小学生数字化课程建设与师资培训

2019年,德国联邦政府与各州签署了《中小学数字化协议2019—2024》,该协议为中小学教育数字化建设加大了投资,有效推动了中小学数字化课程建设进程,以实现个性化教育目标。其特色做法之一就是加强STEM课程的数字化建设,提升以问题解决为导向的数字化课程教学质量。

在德国,小学阶段的STEM课程与数字化的融合主要分布在数学、常识和阅读课程、跨学科教育等领域,帮助学生建立对数学、自然科学和技术的兴趣。初中阶段则通过开设数学、物理、化学、计算机、自然科学和综合性课程进一步拓展学生的科学理解能力。高中阶段则设置STEM应用课程,同时与数字化学习相结合,旨在使学生获得广泛、深入的科学教育。学生可根据自己的兴趣,从学校提供的STEM课程中选择重点学习的课程,如工程技术、自然科学或计算机科学课程,以此实现中学课程与大学教育的接轨。德国政府还设置了校企合作的中小学生数字化教育课程。为进一步提升中小学生的数字化阅读能力,德国教育部门在2023年下半年投入约16万欧元,为80所小学约1万名学生购买软件使用许可。学生可借助手机、笔记本电脑或平板电脑使用新阅读软件,利用阅读游戏提高阅读能力。如德国汉堡教育局计划在中小学校推广新型阅读软件“智慧”,该软件由政府、学校与数字学习公司联合研发,促进提升学生数字化阅读能力。

为让中小学教师对数字化挑战做好准备,德国为教师提供了更多的数字化教学培训机会,让教师有机会体验良好的数字化教学实践和支持环境。德国联邦政府在慕尼黑大学、柏林洪堡大学、海德堡大学等综合性大学设立了教育学专业,实施数字化专业知识、学科教学法和教育科学等教师教育课程培训,推动中小学教师数字化专业发展。原有教师培训的课程和案例,无论从内容、组织还是实践来看,都不适合教育数字化的发展趋势,因此,德国借鉴欧盟数字化教育经验进行改革,如在阶段性培训后,为中小学教师颁发数字化教学“微证书”。

同时,德国中小学教师培训和继续教育以学术研究为基础,在培训后会为教师提供欧盟范围内数字化资源访问的资格认证,倡导教师不断提升反思批判能力、数字化课程教学能力等,鼓励教师创新,充分了解数字化教学模式与考试的多样性和局限性,并能在教学实践和授课过程中进行尝试和反馈。可见,德国中小学教师的数字化师资培训将数字素养与教学法能力有效地结合起来,为应对当前的数字化挑战积累了经验。

企业参与打造中小学校园数字化平台

为大力推行建设中小学智能化校园,德国联邦政府鼓励相关公司积极参与和打造校园数字化教学平台,帮助中小学师生随时随地在校园网上完成各项相应规模的数字化教学培训活动。

德国罗德与施瓦茨公司推出了在线学习智能管理系统,通过该系统提供的学习内容开展教学活动。该公司为中小学课堂教学提供了智能黑板、计算机和平板电脑的数字化支持,以确保所有学生即使不在课堂内也可以访问相同的内容,学生、教师和管理人员需要通过5G设备和高性能互联网基础设施实现彼此之间的连接。

德国多家软件公司还专门为中小学教师的课堂教学提供软件服务。如德国德累斯顿的12家中小学教师科技企业,制作出专门的教学软件,通过网上课堂对教师免费开放,该软件服务让教师的数字化交互式课堂得以实现。一些德国图书出版社也向中小学教师广泛提供出版的多媒体讲义、课外图书音视频课程等丰富教学素材资源,教师可以利用这些优秀出版物平台解决数字化课堂面临的种种教学难题,促使教师学生融入数字化教学环境。例如,德国著名的施普格林出版社为德国中小学数字化建设提供了智慧图书平台。 

随着网络相关平台的软硬件技术产品体系和产品服务标准的发展日臻完善成熟,德国校园管理的平台技术和系统软件服务之间缺乏软件兼容性问题开始凸显。由此,德国公司积极采取措施提升基础教育信息化平台系统和教育资源软件服务之间数据的动态兼容性,搭建基础教育国家级网络公共学习教育资源平台,同时鼓励一批具有优质教育信息资源的企业入驻学校,并建立和完善各类数字化公共教育平台资源与数据的互通共享机制,以满足基础教育对数字化信息的需求。学生可以根据个人学习程度或相关机构用户快速从中选择出适合自己的数字化教育资源。德国教育部门也在考虑未来进一步加强中小学校数字化资源基础设施能力建设,建立与完善校园数字化优质教育资源的公共服务和共享体系,丰富优质数字化教育资源,整合国内优质教育资源和信息化建设,使其实现更大范围内的共享。

德国积极发展教育数字化,不仅仅是出于对智能化学习方式的考虑,还考虑到学习者未来发展可能必需的数字素养。德国教育部将人工智能教育课程列入中小学教学大纲,旨在提升学生数字素养,培养复合型人才。为努力让每位学习者未来都能成为具备职业发展能力的全球化人才,数字化信息素养能力同样应当作为中小学生能力培养的基础能力。

(赵会军系福州外语外贸学院教授,赵硕系中国传媒大学教授,陆雪丽系泰国格乐大学硕士;本文系2023年度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基金项目“欧洲大学ICT数字化教育发展研究”[23YJA880084]成果)

(中国教育报)

本文共1页 

关闭窗口

上海市民办教育协会  版权所有 ©2012-2019  沪ICP备13044383号-1

地址:上海市凯旋路30号5号楼  邮箱:shmbjyxh@126.com  

联系人:吉老师 15221330827  邮编:200042

投稿邮箱:13501745136@163.com mbeduxgc@163.com

当前在线人数:18583;累计访问人数:64147096